张洁仪20岁,是一家公司的女职员。 身高165CM,样貌十分清秀,有着一头直长的秀发和一个曲缐突出的优美身躯。 ? ?有一天,洁仪下班回家。 突然被两个警察拦着,其中一个一手捉住她的左臂“小姐, 有市民向我们举报说你经常在这一带售卖毒品。 请你合作一下跟我们回警局调查。” ? ?洁仪顿时吓了一跳。 她晃了一下,想着,怎麽会这样,那麽大的误会?我样子像那些贩卖毒品的不良少女吗?没等她反应过来。 双手已经被手扣扣起来了。 她着急地说“这是误会!!你们搞错了!我每天都只是下班经过这里而已, 并没做过什麽违法的事情!”那两个警察一个前一个后的带着她走 前面的那个拉着带在她的玉手上的手扣后面那个说“我们总不能因爲你说的几句就把你放走, 请跟我们回警察局一躺吧”洁仪只好无奈地被带回警局。 ? ?进了警局,那两个警察把洁仪带到一间房, 里面什麽都没有没有窗户也没有桌子,只有两把椅子相对地放着, 房间天花板上有支光管把房里的每个角落也照的一清二楚。 警察叫洁仪坐在椅子上等候接受调查。 然后帮她解开手扣后就出去了,碰!的一声把门关起来。 洁仪穿着白色的无袖上衣,脚上穿着一双白色带子的凉鞋。 一条到膝盖上下那麽长的纯白花边裙子,双手放在大腿上握着自己的膝盖。 她看着天花板上的光管,心想,哎……我怎麽这麽倒楣, 工作一天累死了还要被捉来这里接受什麽鬼调查。 平常这个时候早就回家舒舒服服的洗澡做饭吃了? ?正当洁仪在幻想平日在家里舒舒服服的休息时。 门打开了,进来一个40多岁的中年男人。 她的幻想马上被结束了。 盯着眼前这个男人慢慢的走到她对面的椅子上坐起来。 心想这个男的连警察制服都没穿,到底是什麽人来的啊?男人跟洁仪说“我是负责来调查你的, 听说你常在XXX路一带……”没等他说完洁仪马上说 “我从来没有!你们捉错人了!真的, 我手袋里没什麽毒品!你们都已经拿去调查了 可以证明我是清白了的吧!!”? ?男人说“手袋里我们是找不到什麽毒品 但并不代表你身上没有藏毒。 这样吧,你把衣服都脱下来给我捡查一下。” 洁仪听到这话惊吓了一下说“你是男的!我在一个男的面前怎麽能脱衣服??”男人有点凶的瞪了一下洁仪“我们的女职员都被掉到XXX区去了。 而且我是专业人员,医生替病人检查时有时候还不是一样是由异性来捡查。 还是说……你怕身上的毒品被搜查出来故意藉口来逃脱?”洁仪顿时不知道说什麽来阻止他的要求。 正在想的时候,男人站起来说“怎麽还不脱?是不是要我来帮你?”洁仪惊慌地说“不用!不用!!你别过来!!”然后无奈地只好从下而上解开自己衣服的纽扣。 ? ?男人坐回椅子上,眼睛眨都不眨一下的盯着洁仪的小手慢慢的一颗一颗解开, 慢慢地露出了洁仪白嫩的肌肤可爱的小肚脐。 解到胸部位置的时候。 洁仪发现那男的眼光有点不太正常,连忙用手捉紧衣服遮盖着自己的身躯。 男人双手叉在胸前,靠在椅背上说“咱了?那麽紧张, 证据露馅了?毒品就藏在那吧?”洁仪连忙说 “不不。 你干嘛那样盯紧我?”他笑一下说“呵~我不好好盯着你, 让你有机会蒙混过关怎麽办?”洁仪害羞地把上面最后两颗纽扣解开 她纯白的花边胸围展现在那男人的面前。 男人说“把衣服脱下来交给我捡查。” 洁仪照着做,慢慢的脱下她的无袖上衣递过去给那个男人, 男人接过衣服的时候眼睛从没离开过洁仪的身体, 盯着她那雪白的肩膀被洁白胸围裹着的乳房, 白嫩嫩的小蛮腰。 目光慢慢的上下扫视着她的身体。 直到接过衣服坐回椅子上,视缐才从她身上离开, 转移到手上洁仪刚脱下来那带着余温和清香的衣服。 他在上面捏来捏去,左翻右弄。 洁仪用双手遮住胸口说“没有你们说的那些什麽毒品了吧!快把衣服还我放我走!”男人说“衣服上的确是找不到什麽证据, 但搜查还没结束。 把裙子也脱下来交给我。” 洁仪只好站起来,心里受着强烈的屈辱感, 无奈地慢慢把裙子脱下。 露出了她那双洁白的大腿,大腿上挂着她那略显成熟的白色花纹内裤, 透过内裤上的花纹小孔能隐约地看到里面藏着一堆黑黑的阴毛。 她把双腿夹紧,右手继续遮着胸前,左手把裙子递过去给男人。 男人像被隐藏在小裤裤下那黑黑的阴毛吸引着视缐, 差点没注意到洁仪手上已递过来的裙子。 ? ?男人接过裙子,里外翻着,手在上面摸来摸去。 像要感受这刚贴紧着洁白的修长美腿上的裙子。 然后说“裙子也没什麽可疑的……”洁仪马上说“那证明我是清白了的吧?我可以走了吧?”男人样子有点气愤地说“毒品很有可能在你身上”洁仪急忙说“我全身都给你捡查过了, 都证明了没藏毒!怎麽还不能走吗?”男人说 “都捡查了?你身上还有很多可疑的地方我还没捡查呢!从刚才手就一真遮遮掩掩的 心里有鬼吧你!”? ?“一个平凡的女生在一个男的面前把衣服都脱了 还能像什麽事都没有大大厉厉的样子吗?”洁仪解释着。 “你少辩驳,反正我没捡查清楚之前。 你想都别想走出这个门!把内衣也脱下来!里面很可疑!”男人愤怒地说着。 ? ?洁仪听到后有点惊慌,虽然她事前就猜到可能真要脱个清光给他捡查了, 但心里还是着急。 一个纯洁女生,现在在这里被一个陌生男人看个清光。 什麽清白都没有了,以后还谁会要呢。 想到这里,男人又骂道“你害怕什麽啊?里面一定有鬼!快脱!不然我帮你脱!!”? ?洁仪实在有点害怕, 不敢再反驳他的话了只好听着他说的去做。 她转过身去,手伸到她那被乌黑直发披在上面雪白的背, 咔~的一声清脆的声音解开了她胸围背后的扣子。 慢慢地把胸围打开。 穿过她那细长的手臂滑到了手上抓着。 双手放到内裤边上去。 慢慢的顺着大腿拉到脚跟上。 白白的臀部随着拉下内裤跳了出来,屁股上两块像白玉般的美肉就展露在男人的面前。 ? ?洁仪右手捂着胸前那两团白白的乳房, 左手拿着她刚脱下来的胸围和内裤。 稍稍转身递过去给男人。 男人边盯着她那右手手指无法完全遮盖而从指逢里挤出来的乳房, 边接过她的内衣。 然后,洁仪马上跑到椅子后面背对着他蹲下。 男人轻轻的揉着手上那还含有洁仪的体温的胸围, 还用鼻子凑到洁仪内裤上刚包着她私处的地方。 他着迷地嗅着那内裤,还忍不住伸出舌头来舔内裤上充满了洁仪私处气味的地方。 这一切洁仪都因爲背对着他而看不到。 ? ?“内衣我捡查完了,不过我还要捡查你的身体。” 男人露出邪恶的笑脸。 洁仪听到这话身体不由自主地发出一种惊恐的颤抖“我…我身上都没带一件…别的东西了…难道还有地方能藏东西吗?”男人说“现在由我来帮你捡查, 你给我站好”说完男人一步一步走向洁仪。 ? ?洁仪很害怕,身体不断颤抖着。 手抱着小腿,缩成一团地蹲在地上。 男人走到她面前,一脸正经地说“站起来,别害怕。 捡查清楚之后马上就可以让你回家。” 洁仪只好照做,慢慢在他面前站起,一双美丽的肉乳上顶着粉红色幼嫩的乳头, 小腹一片长形整齐的阴毛。 身体的每个部位完全裸露在他面前。 男人拨开洁仪的秀发捡查着她的耳朵里有没有可疑的东西, 又叫她张开嘴巴查看口里。 举起她的双手,白嫩嫩的液窝可爱得让他想咬一口。 ? ?然后,他又叫洁仪坐在椅子上“把腿张开点, 给我捡查。” 洁仪听到他这样说,死活也不肯把腿张开并激动的说“你这是不是太过分了??连那麽私人的部位也要捡查?这是严重侵范了我的……”没等洁仪说完, 他凶的要杀人似的说“你照不照做???不做你就一辈子给我留在这每天让我捡查!!”? ?这时的洁仪已经被吓的话也说不出来了 慢慢地把分开那双光滑的大腿少女的粉血的阴部慢慢地露了出来。 男人把慢慢把头凑过去,目光集中落在洁仪那嫩嫩的阴部上, 洁仪从来也没被任何人这样子盯着自己的私处看过 现在被一个陌生的中年男人近距离欣赏着少女最神秘的部位 心里感到羞耻的很羞得脸发热通红,闭着眼睛不敢去看面前的画面。 ? ?男人的行爲越来越大胆了,甚至用手指拨开洁仪稍微遮住阴部的阴毛, 慢慢把阴户分开露出了粉嫩的两片阴唇。 洁仪因爲被碰触而吓了一跳,马上用手拿开他的手指说“你在干什麽??”男人说“当然是捡查里面啊, 不然叫你张开腿干嘛?”然后一把甩开洁仪的手没理会她 继续向她的私处深入。 ? ?他翻开洁仪的阴唇,用姆指顶着阴核, 另一只手用食指和中指把她的阴道撑开。 洁仪感到异常的羞辱,双眼慢慢湿润流下晶莹的泪水。 男人越发大胆,食指并着中指慢慢深入的插进洁仪阴道里, 他开始慢慢的抽动手指姆指揉着那小豆般的阴核玩弄。 食指和中指被嫩嫩的阴唇夹着慢慢一进一出的磨擦着。 ? ?突然,他手指头感到有点粘粘湿湿的。 他心想,这骚女人也开始发情了,心里偷笑着。 洁仪的阴道里越来越湿润了,淫水慢慢从男人的手指和她的阴唇之间的细缝溢出。 洁仪哭着哀求道“呜呜…求你别再弄了,放了我了吧…”男人没理会她, 继续探索着她那湿润粉红的阴道。 淫水不断溢出来,一点点地滴在椅子上。 男人用手指翻弄着她的阴唇,还用姆指和食指捏着她那片嫩肉。 又用食指围着阴道周边一层层的肉层环形拨弄着, 之后又把手指钻到阴道深处搅拌。 洁仪的肉洞里不断传出由淫水发出的声音。 男人把手指拿了出来,上面粘着洁仪肉洞里分泌出来的白色程煳状液体, 男人淫笑地问洁仪“这是什麽?”洁仪哭着羞耻地说“不知道!!你这个变态!”男人说“现在我怀疑这些液体就是你藏毒的证据 既然你说不出来是什麽我只好继续扣留你,把这些液体拿去化验。” ? ?洁仪听到这话,想着还要把自己的这些淫猥液体拿去化验。 疯了似的哭着说“呜……这是什麽你不知道的吗!呜呜……还明知故问……你到底想怎麽样啊……”? ?男人听她这样说, 淫笑了下说“嘻嘻我到底想怎麽样?小美人啊, 我现在想和你打一炮。 可以吗?”? ?洁仪听到知道自己不妙了, 这并不是什麽捡查。 一开始自己就是在被人强暴了。 她说“你去死!!你快点放了我!!我去告死你!!你这下流的变态狂!”? ?男人奸笑着说“喂喂~我是在给你这个疑犯做捡查啊, 我想怎麽做都有我的说法。 你要是乖乖的顺着我,我就把你放了。 不然的话,你就乖乖留在这里,每天的让我捡查一番~看看能不能得到新缐索, 呵呵~~”? ?洁仪知道自己已经在虎穴里了 她低声地问着“你要怎麽样才能把我放了?”男人高兴地说“很简单 照我说的去做让我操一次你那可爱诱人的小穴穴。 我保证完事后马上放人~”? ?洁仪想了想, 现在让自己脱身最重要只好答应他这邪恶的要求了“你记住你说的!就一次!完了之后马上把我放了!!”男人说道“好好, 我发誓完事后马上放你回去”? ?接着男人把自己的衣服和裤子全脱了, 一把坐回自己的椅子上挥一下手说“来~过来~”洁仪慢慢地走过去, 男人一手把她拉到自己胸前洁仪坐在他的腿上面, 乳房被他的胸压的扁扁的。 男人享受着那柔软肉团压着硬硬的乳头贴紧在他身上的感觉。 他双手在洁仪背后摸着她的秀发。 右手慢慢往上,用力把洁仪的头往前靠,嘴贴上去吸着她湿润的樱唇, 牙齿轻轻地咬着她的下唇。 舌头慢慢钻到洁仪的嘴巴里,事无忌惮地在她湿润的嘴巴里游走。 左手慢慢往下移,摸着洁仪洁白细幼的腰,再住下用手掌握住她一边白滑的美臀一轻一重的抚摸着。 ? ?男人从洁仪的嘴巴上离开,说“我的小美人, 我忍不住了你把我的肉棒子放到你那可爱的小穴里面吧。” 洁仪晃了惊慌地说“不行!这里安全套都没有, 我会怀孕的!”男人说“这里是没安全套但你总要让我进去的吧, 不然就不算完事。 大不了我射之前就拔出来,不在你体内射,怎麽样?”洁仪想了想, 也别无选择只好答应了。 男人说“你用手把我小弟弟放到你的身体里面去。” 洁仪无奈地用手拿起他那涨的程红紫色的大肉棒, 害怕地把龟头对准自己的私处慢慢地放进去, 龟头把她的两片嫩嫩的阴唇顶开。 但只有龟头只进了一点点,她怎麽弄也弄不进去, 有点哀求地说“不行你那东西太大了,进不去的。” 他说“你力气太少了吧,难道想我就这样就算了?想都不要想!”说完, 双手捉着洁仪的臀部往下用力一按。 洁仪的“啊!”的一声痛的流出泪来,整个龟头埋了进她的阴道里, 被阴道口的两片嫩肉裹着。 “看!不就进去了嘛。 就说你没力气的!”? ?洁仪紧闭着双眼, 样子很痛楚地把身体往下移。 洁仪搾搾的阴道把肉棒挤着慢慢深入直到整根肉棒完全被阴道包含着。 她坐了在男人的大腿上,痛楚加累让她趴了在男人的身上。 男人说“美人啊,你挺听话的嘛,累坏了吗?辛苦你咯, 下面的就让我来吧。” 说完肉棒在洁仪体内慢慢抽搐。 洁仪痛的叫了出来“啊…别…别乱动……好痛啊!”男人没理会她痛苦的呻吟。 肉棒享受着阴道壁的挤压磨擦。 慢慢进进出出变成有节奏,洁仪痛苦的呻吟声也有节奏地叫着“啊……啊……啊啊…啊…”男人双手抱着洁仪臀部一下一下地往下挤, 嘴巴并没有闲着贪婪的大口吸咀着她的乳房牙轻轻地咬着她粉嫩的乳头。 肉棒抽搐的越来越快。 洁仪觉得自己的下体发出剧痛,但痛楚让她有种兴奋的感觉, 让她不停地呻吟着。 ? ?男人在洁仪肉洞里做着进出运动,嘴巴慢慢离开了她那柔软的乳房。 他用手擡起洁仪的手,舌头在她液窝上舔吻起来。 让洁仪有种触电似的感觉,慢慢洁仪阴道的淫水越来越多.........。